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

和牛解禁背后日本牛肉如何满足“中国胃”?

发布日期:2019-12-27 06:51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中国即将迈进全面小康社会,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人们在蛋白质的摄入上正从“想吃肉”逐渐升级到养成“吃好肉”的消费习惯。

  而价格昂贵,主打中高端市场的日本和牛似乎就成了人们的不二之选,在日料店吃一顿和牛肉成了一种放纵、奢侈的符号。

  但许多人直到12月19日中国海关总署、农业农村部发布对日本牛肉的解禁令才心生疑惑,近年来在国内市场受到热捧的“日本和牛”究竟是来自哪里?真正的日本和牛能满足中国市场吗?

  “目前国内市场上所谓的‘和牛’实际上大多数是澳洲和牛肉或者品质比较好的国产牛肉。”中国肉类协会副秘书长高观在12月2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些“日本和牛”在国内能够卖出很高的价格,赚取高额的利润,当然也不排除会有走私肉的存在,但真正为日本和牛肉的可能性较小。

  随着中国海关总署、农业农村部对日本牛肉的解禁,时隔18年,人们终于有望在国内吃上真正的日本牛肉。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农业大臣江藤拓在12月23日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实际恢复出口需要中日政府继续磋商卫生管理条件等细节,争取明年恢复出口牛肉。

  假和牛肉的市场需求尚且如此,此次真正的日本和牛肉解禁后市场需求也值得期待。

  高观认为,从总体上来讲,中国的牛肉需求量巨大,且中日牛肉消费观念相近,亚洲人普遍偏爱脂肪分布较为均匀、分离度高的“雪花肉”,而日本和牛肉正符合这一点。

  日本的和牛从高到低共分为五个等级,即A5、A4、A3、A2、A1。肉质等级主要由油花分布、颜色、肌肉纹理、脂肪色泽四个项目来作综合鉴定。(图源:

  虽然日本牛肉并不全是价格昂贵的和牛肉,但高观指出,亚洲畜牧业普遍的饲养成本都比较高,尤其是日韩等国家本身国土面积狭小,相比澳洲和美洲缺乏大面积的天然草场,加上饲料也依赖进口,导致日本普通牛肉也处于中高端牛肉的价位。

  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12月25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东京市场和牛的平均批发价格在每公斤1591到2414日元之间(折合人民币101元至154元)。12月中旬日本牛肉总体平均价格为每公斤1598日元(折合人民币102元),零售价将会更高。

  东京牛肉批发市场的各类牛肉价格,其中“去势”意为阉割牛。(图源:日本农林水产省)

  而根据中国农业农村部公布的数据,12月份第二周全国牛肉零售价平均为每公斤82.19元。

  对此,中国农业科学院农村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杨春在12月2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日本和牛这种谷饲型的牛肉由于其出色的口感受到欢迎,虽然其价格偏贵,针对中高端市场,但符合中国的消费趋势,仍有很大的市场。”

  除了满足中高端牛肉市场的需求外,对于此次解禁,杨春认为还能提升其品质,“经过18年的禁令,解禁后中国海关对日本牛肉的品质有着更严格的把控,消费者可以更加放心地购买。”

  但真正恢复进口后,和牛在中国市场是否能和大洋洲以及南美的安格斯牛竞争仍然是个未知数。目前来自巴西、乌拉圭、澳大利亚、阿根廷和新西兰的牛肉已经占据了中国牛肉市场97%的份额。

  尽管日本和牛的市场前景广阔,但日本国内的牛肉供应仍难以满足中国牛肉市场的需求,二者有量级上的差距。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中国牛肉市场需求逐年增长,中国目前成为世界最大的牛肉进口国。据美国农业部预测,在2020年中国的牛肉进口量将达到全球牛肉出口量的四分之一。

  时代财经梳理中国海关总署、中国国家统计局、美国农业部及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数据发现,2016至2018年间中国牛肉的年消费量从692.8万吨涨到791万吨,增加了近100万吨,而同期日本牛肉的年出口量仅从1909吨增长到了3560吨。另外,截至2019年11月,中国今年牛肉进口总量已达到147.02万吨。

  除了日本牛肉产量从整体上和中国牛肉市场的需求存在量级差距外,针对中高端市场的日本和牛近年来的产量也捉襟见肘。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牛肉总产量为33.3万吨,其中“和牛”产量为14.9万吨,占比不到一半。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截至2018年,日本和牛养殖农户数量在10年里减少近四成。此外,由于养殖农户的老龄化、牛肉价格上涨带来牛犊价格飙升等因素,近年来日本牛肉产量增长几乎停滞。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更有媒体曝出,由于许多游客热衷于到日本吃真正的和牛肉,导致神户和牛等高端牛肉供应出现短缺,部分日本知名烧肉店不得不采用价格更便宜的杂交牛肉冒充和牛肉,引发日本农林水产省介入调查。

  “由于日本牛肉总产量较小,而且主打中高端市场,虽然此次解禁在客观上符合我国逐渐放开进口肉类供给的趋势,但对于满足整个中国市场肉类需求而言影响有限。”杨春说。

  为提高和牛产量,日本农林水产省于今年11月公布了和牛养殖补贴政策,计划在15年内将和牛产量翻倍,达到年产量30万吨。奖励按饲养头数发放,对于新增饲养母和牛的农户,每头最多给予20万日元的奖励金。

  对此,杨春认为,即便有政策支持,日本和牛的产量在短期内可能难以有显著的增长。

  伴随食品安全和疫情问题的解除,中国已经在2017年至今逐步解除了日本,美国,英国、爱尔兰、荷兰、丹麦、法国等国家的牛肉进口禁令以满足国内供给。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牛肉市场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2016至2018年间,中国牛肉出口量从0.41万吨下降至0.04万吨,牛肉基本被国内市场所消费。

  “目前中国牛肉供给最大的问题是国内牛肉产能的增长远远跟不上牛肉需求的增长,”杨春强调。

  近年来随着禽流感、猪流感、猪瘟等疫情爆发,导致相应肉类供给不足,也因此带动了一批诸如“养猪致富”的风潮,但这种现象在牛肉养殖领域却很少见。在杨春看来,这主要是因为养牛的回报周期长所导致,且在饲养期间市场价格的波动也会导致养牛的预期回报不确定性较高。

  杨春举例称,母牛怀胎九个月,到小牛长成出栏最少需要两年时间,而母牛每胎一般只生产一头小牛,一胎多犊的概率较小。而如果珍贵的牛犊在两年的时间里存活率不能得到保障,许多农民只能血本无归。

  此外,随着城镇化的加快,越来越多农村居民进城打工,许多地区只剩下留守的老人还在养牛,因此人工成本较高。而规模较大的肉牛养殖企业也面临着技术等方面的难题。

  虽然近年来中国养牛扶贫的政策扶持力度政治逐渐加大,但要想真正解决中国国内牛肉的供给,杨春认为,还是要加大对母牛养殖的投入,提高生产效率,同时辅以相关政策的资金支持,减轻农民养牛的负担。

Power by DedeCms